深夜树洞

有的时候特别烦别人和我说“这事你可自己想好了到时候别后悔”,嘴上说着让我别后悔,却总带着种“我就静静地等着看你很可能撞到南墙撞得头破血流”的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感觉。

以后也打死也不说什么不后悔之类的废话了,感动不了自己更感动不了别人的废话鸡汤说了是演给谁看。生活瞬息万变,机会层出不穷,帝都高手辈出,大街上随便拉个年轻人可能10个里头9个211本科8个985硕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条件水平比你更好的人或严格的现实规定啪啪打脸,尴尬地靠边站。

之前说什么不后悔,很可能根本就没真正认识到这个决定带来的后果和一连串相应情况下发生的连锁反应,带着赌徒心理为自我麻痹和安慰而说的大话。现在觉得,哪里有什么人生无悔,如果没有走一步想十步的智商或经验做规划,不过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一步一步往下走罢了。


都说事情不弄清楚怎么能做决定,但有时等你了解清楚了很可能早就时过境迁了吧。

虽然自己知道,自己做的决定就得自己认了,即便很可能自己机关算尽然而事实证明自己完全想多了,真正事实再次剑走偏锋地发展下去,但是还是觉得自己做的决定简直傻的可怜,或者担心自己又做了一个傻的将来要画很大力气才能弥补损失的决定。很多都不懂,甚至空白、不懂到不知该问什么。

自卑又增加了一个因素,偶尔对自己智商的怀疑。

最近特别喜欢《代号d机关》,一帮高智商间谍观察敏锐、思路清晰、逻辑推理能力超强,总是在突发情况或陌生环境下独自迅速做出精准判断和正确决定。在开头他们笑另一个人物佐久间是被洗脑、盲从、傻的可怜的沙丁鱼头。佐久间在他们当中更像是一群狡诈、敏锐且精明的狐狸或狼中混进的一只耿直的哈士奇,那自己这水平在别人眼中恐怕更是单纯好懂的和一张白纸一样吧。

你以为你会成为安迪,而实际你不过是和关雎尔一样普通的freshman。

或者自己脑子其实还算灵活,找到切入点后上手还挺快,但可惜脑子里更多时候就是一团乱麻,找不到线头。

但有时,人和人差距就体现在能不能找到那个线头吧?


最近有个剧《翻译官》很火,但在德语区的大学学法语同传这种设定,让我默默觉得你们娱乐圈还是乖乖演点小言情剧算了,别动不动老想搞个大新闻,真正高翻陪着领导和外宾谈笑风生的水平不知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

学翻译的不起眼小学酥默默觉得,学翻译烧时间,烧精力,更烧钱。。。付出时间精力我都不怕,就是看了一些好的培训机构那课程价格,烧钱烧的真是心疼,有的简直和雅思托福GRE的VIP培训有一批了吧?相比之下本科时常见的四六级几百块的培训班简直就是白菜价。

之前想着读研时要找各种实习攒经验,然而现在思考结果就是,读研时就算烧钱也要好好学习,实习什么的看心情更看能力吧。多大饭量拿多大的碗,在这个自己感觉CATTI翻译证遍地、专八证更人手一本的专业,功夫没练到家就贸然闯江湖,万一被虐,一来自己信心和名声大损,二来学艺不精亦有辱师门。

评论(3)
热度(2)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