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D机关/佐三]原著里找来的佐三糖~太美味了

佐三大法好!动画里这两集做的人设、配音和背景音乐真是soooooo精彩~

污姬河叶儿:

《代号D机关》小说系列,第一部《鬼牌游戏》含有大量佐三戏份,简直可以改名为《我是如何爱上美人三好的》,《三好的调教》,《三好带我斗地主》…




以下整理了一系列的佐三糖分,敬品~




1. 佐久间像是要寻找答案似的转头望向这次任务开始后,便如影随形紧跟在他身后的三好少尉。




三好的宪兵帽戴得特别深,看不见他的双眼,只能勉强看见下半张脸——就像能面一样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情绪。




(难不成我刚才犯了严重的错误……)




他清楚感觉到在略嫌紧绷的制服下,一道冷汗从背后滑落。




2.“佐久间队长!”




转头一看,一名宪兵队的队员在佐久间右前方,在与他间隔三步的距离朝他敬礼。




“队员已完成在屋内的配置,随时都能展开调查。”




“嗯。”佐久间沉吟一声,再次转身望向身后的三好。后者还是深戴着宪兵帽,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他肤色苍白,配上以男人来说过于艳红的薄唇,嘴角轻扬,泛着冷笑……




佐久间将视线移回前方。那名身穿制服朝他敬礼、等候他命令的男人,也同样深戴着宪兵帽。别说表情了,佐久间就连此人的身份也无从分辨。




——他是波多野……不,是神永吗?




佐久间咬紧牙关,强忍住想问清楚他是谁的冲动。




“……开始。”




3.“我们只是在讨论它的可能性。”在场的三好开口道,“我们刚才在确认天皇制的正统性与合法性的问题。”




——正统性?




佐久间为之愕然。




他差点就反射性地立正站好,好在极力忍住了。




军中的常识是只要提到或听到“天皇”二字,就得“立正站好”。如果有人一时疏忽,保持“稍息”的姿势,一定会被赏耳光,有时就算因此被关禁闭,也不敢有怨言。但在这里,反而是听到“天皇”二字时,若是“立正站好”,就会被罚款。




“一听到天皇会马上立正站好的,就只有军人了。”




佐久间前来报到的当天,结城中校以极其冷冰的口吻向他说明这里的规则。




4."这是怯懦的想法!”




他回过神时,话已脱口而出。




“我还是觉得间谍是卑鄙的存在。”




结城眼中浮现一丝笑意。




“那我问你,你自尽之后会怎样?”




“要是我死了……”佐久间思考片刻后,回答道:“就能在靖国神社里,抬头挺胸地和我昔日的同学见面。”




“哦,这么说来,你是为了能够骄傲地在靖国神社和同学见面才去死喽?不过,要是见不到怎么办?”




“不可能见不到。”




“为什么?”




“为国捐躯的烈士,都会被供奉在靖国神社里。”




“原来如此。”




结城中校微微颔首,转身面向所有学生。




“三好,你怎么看?”




“居然一再重复同样的内容,好厉害的沙丁鱼头[1],调教得真彻底……”




三好瞄了瞄佐久间,耸了耸肩。




“这就和新兴宗教一样,只要离开那封闭的集团,这种观念就不会维持太久。”




三好一面说,一面冷静地观察佐久间的反应,那眼神就像是要喂老鼠新的饲料。




“神永,你呢?”




结城中校问。






“我的看法和三好一样。例如日后日本败战时,他们也会马上很轻易地就相信这种完全相反的结果。”




(竟然还说日本战败……)




这次佐久间真的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这些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们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5.不得已,佐久间只好进一步说出实情。




“武藤上校说‘这是个好机会,一定要带回证据来’。换言之,这是对D机关正式下达任务命令。”




“真是个没意义的任务。”




“不过,命令终究是命令。”




结城中校暗淡无光的双眼,望向紧缠不放的佐久间。




“我明白了。只要扣押证据就行了,对吧?”




结城中校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叫来了“D机关”第一期的其中一人——三好少尉。




三好在佐久间面前,以惊人的速度将高登相关的调查书看过一遍后,马上归还资料说道:“那么,要怎么处理?”




“伪装成宪兵队,闯进屋内调查。”结城中校神色自若地说道,“三好,你担任现场总指挥。取得证据后,马上离开现场。在真正的宪兵抵达,引发骚动之前,约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办得到吗?”




“只要三十分钟就够了。”三好微微耸肩,转头对佐久间说道,“那么,就请佐久间先生担任宪兵队队长。”




“我担任宪兵队队长?”




这句话令佐久间大感意外。




“不是由你担任现场总指挥吗?”




“我会以口译的身份与你同行。从数据来看,要和目标直接对话,这么做比较好。”




“可是……”




“如果是真正的宪兵队,闯进外国人家中却不带口译随行,那太不自然了。因为那些人不可能听得懂外语。”




经他这么一说,佐久间无法反驳。




“那么,就决定在两天后的八点执行。我会转达所有人。”




三好轻松地留下这么一句后,就准备开门离去,佐久间急忙叫住他:“要是闯进屋内后,查不出证据怎么办?”




三好惊讶地望着佐久间。




“……应该有吧?”




三好像童话故事里的猫一样,咧嘴一笑,消失在门后。






6.——这里原本就没有想要的证据。




跟着佐久间到处走的高登,满怀期待地开口道:




“队长先生,怎么啦?表演时间也该到了吧?”




佐久间停步。




难道最后又是我抽到鬼牌?




佐久间闭上眼,已做好心理准备。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我就好好做给你们看吧。




他睁开眼,再次转头望向身后。




三好在压低帽檐的宪兵帽下,微微一笑。




7.“三好很佩服你,你当时是真的打算当场切腹吧?”




结城中校说着,似乎觉得有趣,莞尔一笑。




——没错,现在我可明白了。




那是某个晚上,学生在讨论天皇制,佐久间加以训斥时,三好所开的玩笑。那也是三好针对微缩胶卷的藏匿处,给佐久间的提示。




“你想不想接受我们的间谍训练?”




面对结城中校的提议,佐久间不发一语地摇了摇头。




当时佐久间做好心理准备,回头一看,发现三好嘴边泛着浅笑,便马上明白他的意图。于是佐久间马上以英语下达指示,命人检查天皇玉照的背面。




8.三好应该是真心地佩服佐久间。




不过,他也只是佩服一半而已。




佐久间并未当场发现三好等人老早就察觉的后半部分——武藤上校为了掩饰自己的疏失,刻意安排了这件事。




像自己这种人,不可能在结城中校底下担任间谍……




“我始终都是军人。”佐久间就像要挥除心中浮现的奇妙妄想般,斩钉截铁地说道:“只要需要,我随时都有切腹的心理准备。只不过……”




接着,他差点说出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话。




——只不过,我不想当一颗被人用完就丢的棋子……




在复杂的思绪下,他将浮现心中的这句话硬生生吞回肚里。




这是身为军人不该有的观念。不过,一旦在心中萌发这样的想法,便不可能再消除。




佐久间就像被钉在原地般,就此停下脚步。拄着拐杖的结城中校留下他一人,以生硬的动作迈步离去。




佐久间目送结城中校清瘦的背影转过街角,消失在眼前。




他仰望蓝天,仿佛有人正在窃笑。








PS:[ 最后这一句我炸了..]



评论
热度(88)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