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快寂寞出病来了

越来越没有认识新的人和事的兴趣,更没有想了解他人兴趣爱好或个人经历故事的欲望。可能是因为在家窝的太久,还有可能事实本就是如此,很多人的故事经历其实本身就和这个人一样无聊。但是有大牛的故事,往往也是宁愿安静看文字,而没耐心看视频听他讲(所以自己不爱看ted,总觉得ted爱发高端订制鸡汤。)

有句话说“很多人在你有事时问你‘怎么了’,除了是关心你,同样更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真的是有点道理的。

寂寞,是真的现实环境的孤独,还是内心真正的空虚。
寂寞的人,可能会有一个人独处默默和自己对话的习惯。这种内向的挖掘像是挖坑一样,每一次孤独的对话都是在挖掘着自己知识阅历默默积累出的土层。然而有一天,开始觉得自己好像挖到底,或者说是挖到坚硬的石板了。当开始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意思了,恐怕问题就不简单了。

因为银魂和薄樱鬼、イケメン战国两个游戏的缘故掉进了日本史的坑,每当看到好玩的文章、想吐槽的点甚至只是令人吃吃发笑的小细节想表达来分享时,才发现几乎找不到听众。身边喜欢历史的人寥寥无几,对日本古代史和近现代史感兴趣的更屈指可数……甚至根本不用屈指数了,连历史科班出身的咸鱼目前忙的毕业论文方向都是唐宋。发微博有字数限制,发朋友圈,简直大写的尴尬症,长篇大论写完后五分钟自己就感觉羞愤难当、自动删除了,感觉像是一个人现在大街上就一个和大家日常生活工作毫无关系的议题举着喇叭做演讲,旁边人一脸茫然冷漠甚至看智障的表情。毕竟对于多数中国人来说,织田信长、真田幸村、坂本龙马、冲田总司、高杉晋作、木户孝允和路人甲乙丙丁没啥大区别,反正都是没听过、说了我也不认识、我也不明白你或哭或笑到底为啥。至于近卫文麿 东条英机 山本五十六那帮人你说了我可能不知道,但你说日本鬼子我知道。那段历史大家现实中不爱提,感觉有点类似“谁来给我把这可怜悲惨的sb弄走,看的我难受死了”的心理,一提了最后可能就以喷抗战神剧作结,皆大欢喜。

有只海豚的声音频率不在身边多数海豚能听到的声波频率范围,每次它发出声音,迎接它的可能只有黑洞般巨大的安静。

自己可能也不是个合格的英专生。美帝家驴党象党正式提名候选人开始大选之前,管他是希拉里还是桑德斯,管他是唐川普还是特鲁兹,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没正式上台前说什么都只是说说而已。谁还记得四年前和奥巴马竞争的罗姆尼在竞选时说过了啥。自己没事的兴趣更愿看看明治维新木户孝允、伊藤博文当年的立宪经过,或者是幕末那帮愤青浪士到底是怎么把德川家“公武合体”的事搅黄的。

人长大了,要开始顾忌自己说的别人想不想听。(那怎么还感觉自己没少碰上只顾自己说的爽、不管别人听了乐不乐意的人。)有的时候觉得别人没意思,是因为一开始就认定了别人不可能对你说的事感兴趣。从一开始就拒绝的所有可能,是不是也是一种固步自封?

熊孩子小时候不喜欢读鲁迅,长大了懂事了哭丧着脸发现鲁迅大大写的好多都是对的。

评论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