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仍满溢着的恋慕之情——hybrid child

君十:

(一)
月岛在今年成为了家主。
月岛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无言。这样的自己,真的可以吗。
“哼,犹犹豫豫的还真像月岛。”黑田狭促地笑了起来。
“黑田!”月岛一下子就怒了起来,“快给我去切腹!这是家主的命令!”
“好。好。”黑田把手捏上了月岛的脸颊。
“乖孩子。”一边用异常欠扁的哄小孩的语气,一边用粗糙的手指温柔地捏着月岛的脸。
好温柔。
平日里冷厉的黑瞳一下子就突然装满了柔情,里面满满的,都是自己。
突然就脸红了。月岛用力地拍下黑田的手,然后用力地给了黑田一个暴栗。
“我一定会做出来给你看的!去死吧黑田!”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
濑谷轻笑着抿了一口茶。
拂动白云的风,苍蓝色的天空。已经秋天了呢。月岛突然停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来年春天,三个人,再一起去看樱花吧。月岛这样想着,眼里是一片沉重的哀伤。
(二)
敌人已经攻破城墙。
月岛家家主,出面和谈。条件是,天一亮,月岛家家主,在敌军前,切腹自尽。
好。
月岛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陌生而冷漠。不过死亡罢了。何惧。
可是,可是。黑田。月岛突然想起那个人,在小时候拉着他奔跑的那个人。不知何时起已经比他高出那么大一截,总是说着一些冷漠的话,却一直很关心自己的那个人。一直用温热的手抓住他的那个人。说着永远在一起的那个人。却再也见不到了。
月岛一下子往后躺了下去,用手臂遮住眼睛。
好难过。
(三)
夜晚。黑田醒了过来。
当他得知他为什么还能活着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身上的伤口,又开裂了。黑田咬着牙往前跑去。
“月岛!月岛!”
跪坐在祖灵牌前的月岛蓦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了一脸狼狈的黑田。
“看你的样子真是狼狈。”月岛轻笑着说。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黑田愤怒地吼叫出声。
“为了保住殿下的性命,作为家主,这是应当的。”月岛忽略心里的疼痛,云淡风轻地说着,“我死了以后就麻烦你了。反正你也是个那么坚强的人。”
“哈?你可真是自私啊月岛。”
不,不是。
“这样以后藩史上就可以写着主公之命承蒙月岛以命相救。”
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些话。
“一心赴死的人,死亡便是终结。可是你知道活着的人更痛苦吗!”
我想告诉你的是.....
“我想对你说的是.....”
“闭嘴黑田!”月岛挥着拳头朝黑田砸去。却被狠狠推在地上。
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这样的言语,只能徒增悲伤。
月岛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黑田你总是这样子!对我说的话每次都很冷漠!每次都是漠不关心!”
“好歹,听我一次吧....”
月岛在黑田的怀抱里闻到血腥的味道,绝望得让人恨不得立刻死去。
“不要再说了。”黑田的头发垂在在月岛的耳边,声音隐忍而痛苦,柔顺的黑色轻轻地拂着月岛的脖颈。
细碎细碎的吻落在月岛的耳垂上。
“不要。”想要推开他,却发现他肩膀那边,隐隐渗出血迹的伤口。
最终还是轻轻地抱紧了他。
到底是谁发出的。
那一声惆怅。
(四)
天光微熹。
月岛悄悄地起身。穿好衣服,然后离开这间屋子。
走到门口时,想要转过头来,却最终还是没有。
黑田听着他穿衣时窸窸窣窣的声响,和离开时关门的决绝。宽大的袖子遮掩住脸。什么都看不清。
敌军恭候在那里。
月岛将头发束起,面容平静。穿着白色的家主服。伸出手接过敌人的刀。
他将刀高举过头顶,却看见刀身所映出来的,庭院那棵光秃秃的樱花树。
“你们知道吗,樱花只要在开的前夜最美。大片大片的像粉红色的雾一样。”
眼前仿佛还有那时的景色,澄澈的月光,轻柔的微风,含苞待放的樱花,还有你。
真的很美。
果然,黑田从来不会骗我。
只是很遗憾,不能再和你一起在樱花开放的前夜,一起看樱花最美的时刻。
月岛微笑着闭上了眼睛,面容安宁平和。缓缓将刀身没入身体,疼痛让意识开始涣散。
是什么时候,你告诉我,永远在一起。
果然我真的是个自私差劲的人呢。
对不起。
在月岛彻底陷入永夜的那一瞬间,他张了张嘴,可惜发不出一个音节。
我喜欢你。
这句话却只能随着主人永远地死去,在来年樱花开的时候,再也不会出现了。
(五)
黑田没有听从月岛的安排。
这个藩迟早都是要败落的。
他离开了。带着一个hybrid child。
那个酷似月岛的孩子。
又是一个春天。打发走濑谷后,黑田带着那个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去看樱花。
“小孩子就应该玩的嘛。”黑田吸了口烟,也不再理会抓着一颗樱花树枝不放的小孩。
突然间小孩追了上来。黑田讶异地转头。
“风,吹过来。”
断断续续的音节从他嘴里说出来。
会说话了吗?黑田惊讶地瞪大了眼。
“早,早上,你,你的,花。”
对,慢慢来。黑田认真地看着他。
“可以,插,起来。美。喜欢。”小孩的声音如同生锈的铁一般,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吐出来。
然后他把花枝举起来,对着黑田说,
“给你。”
连贯而又坚定。
黑田看着小孩,那张像极了月岛的脸,以及他手里拿着的开满樱花的树枝。
多像之前,那个身姿修长的少年,举着花枝,然后别扭地说着。
“给你。”
hybrid child是主人的镜子。
你到底映出了我的什么呢。
风开始吹拂过来,卷挟着一片片不肯离开花瓣,朝着天际飞去。一切都开始明晰起来,那些刻意遗忘的事情,那个人轮廓与眼神,都在春日里一寸寸地活过来。
月岛。月岛。
他的手总是那么冰凉。就算一直奔跑着也没有温热起来。所以总是一直拉着他,往前跑去。用自己的手抓住他,不让他摔倒。
对他说,永远在一起。
那天月岛离开的背影。一直不曾忘记。
黑田无力地跪了下来,捂着脸大声哭泣。
“我喜欢他。”
“不是别的情感。”
“而是真的从心底,无可救药的喜欢。”
从未说出口的话,随盛放的樱花一起飞向远方。
即使只是痛苦和回忆。
至今也满溢着的恋慕之情。
——end。



动画是黑田视角。所以我就用月岛视角写了。回忆杀那边的永远在一起,与最后的黑田的孤独一人。眼泪一下子就出来。当黑田在hybrid child面前哭出来说出我喜欢他的时候,这是他从未对月岛说过的话,却只能在这么久以后的春天,在那个酷似月岛的孩子的面前表达出来。而我想着,当时月岛让黑田不要再说下去的那句话,也许就是这个吧。

















评论
热度(16)
  1. 瓶中观世君十 转载了此文字
  2. Sakura的Penelope君十 转载了此文字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