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明也想努力当一个温柔的人啊

自己特别凶的那一面,大概是小学养成的。而且是只对男的特别凶,甚至可能就算自己打架打不过对方、被揍的很惨也依然不服输那种。印象里在小学和男生同桌打架吵架的次数还不少。有人说小学男生对一个女生感兴趣才会不停聊骚她、甚至欺负她。可惜自己眼里只有欺负和不欺负之分,你个臭小子明明就是手欠嘴贱、想欺负人显你厉害吧。面对男性的没事找事,自己从来就不是只会尖叫的软妹纸。(事实证明当年这样的软妹子都找着对象、男朋友都换好几个了。。。)

对女性,最坏情况可以瞧不起或者嫌恶一个人,但越长大越难以有兴趣和力气和对方发脾气。当然,也有可能因为女生光是吵架就能哭了,根本上升不到动手的级别。

越长大,对人的防备心就越重,而且是条件反射式的要保持距离,有时怀疑自己对这个世界和身边的人防卫过当。坐公交车、独自走路很少回头,但格外警惕身后,这些最普通的情形,其实都有那么一根未拉响的报警弦。

在奶奶家晚上吃完饭,知道身后站的老爸,却没想到居然从背后突袭拉了头发,结果纯条件反射的瞬间炸毛。一嗓子吼出来的架势,凶的大概吓着了所有在场的人。
叔叔姑姑连忙打圆场说“咱们家里姑娘都这么厉害吗哈哈”

正常情况摸一下碰一下也没啥,但你不要在小爷看视频看的正嗨的时候过来啊……而且还碰的是脖子后面干枯打结的部分,所谓的顺手往下一捋,给别人的感觉,那特么就不是摸而是拽了,而脑后、脖子后面的头发被人一拽,那痛感真是相当刺激……

从小别人但凡胆敢随便拽自己头发的,一律认定成恶意欺负。小学六年级仅仅因为一次迟到结果就被男班主任叫到办公室挨训+动手拽了头发,就这么一件事,自己记仇可是记到现在。而且当时身高只有一米四八,火柴棍小屁孩一个,没什么力气反抗,那时老爸经常出差不在家,回去和老妈说这事只得到一句“谁让你迟到了”的回答。反击这种事只能发生在当场,过了这村没这店,没直接反击这事事后只能认栽。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的心理阴影,自己对任何男性未经允许碰自己头发这种事极为敏感。(只要不涉及人身伤害,女生随意……)

不过必须说明的一点是,自己是个恩怨分明、奖罚分明的人。别人对自己的好,不论大小,都和别人对自己的恶一样,自己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回来心情也不太好。不是因为被人拽了头发,而是自己最凶的那一面没有藏住。明明之前几天刚看了、而且很认同知乎上的一句话:一个平时温文尔雅、但在愤怒时不懂得控制自己情绪甚至动手的人,难道不是另一种更高级的表里不一、装腔作势吗?

也用另一段话教育过自己:什么是情商?这个情字不是人情的情,而是情绪的情。如果有人骂你,你要是一下子火了,就是情商低。你内心静如止水,情商就是高的。如果这个时候你瞬间就想出来怎么整死他,智商也一起高。

可是自己还是没做到。“装腔作势”这么多年,被温柔的南方妹纸潜移默化调教的终于说话轻声细语、对人批评都是点到为止,可回来也就半年就快忘干净了。触及到点自己接受不了的、甚至可能根本不值一钱的底线原则,一下子就破功,原形毕露。太没出息了。

自己很喜欢那些温柔的人,他们教会自己什么是真正的温柔、怎样待人叫进退有度、生气的时候怎么办,同时用温柔包容、容忍着自己这个容易惶恐、炸毛、情绪化的小孩。自己也跟在这些温柔的男生女生后面,默默观察,默默去学着温柔。连看动漫时都是,即使犯过把绅士风度当成温柔的错误,看到橘真琴时,在现实生活背景的设定下原来也可以有男生温柔如斯。有时内心也同样自惭形秽不敢和那些温柔的人交往太近,因为知道自己凶起来的时候,连灵魂都变得丑陋。如果可以,也多想像他们那样温柔一辈子。

有时在想,自己以后要是结婚,会不会人生也走到和另一个原本该温柔相待的人气势汹汹的吵架的地步。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小学和男同桌天天动不动就吵架、时刻防备对方的状态,一天有近八小时都在以战斗状态应对同一个屋檐下的人实在是太累。

这么看来,温柔,甚至连带与之相关的爱情什么的,于自己果然是种难以实现的期待。算了,自己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评论(1)
热度(1)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