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找不用的a4纸拿毛笔随便划拉了几个字。小时候不懂也没什么话语权,跟着老师亦步亦趋学颜真卿,觉得虽颜体字端庄中正、温和敦厚,但不功不过,外加少年心性心浮气躁,时间一久就觉得平淡乏味。长大了有点审美了,开始觉得柳公权的字有种特别帅的硬气傲骨。然而事隔十多年一下笔,即使写的无比乏味平庸,也还是带着点颜体字的影子。感觉学书法就跟入了一家武功门派一样,半途而废也好,反出师门也罢,甚至是自废武功误入歧途学些旁门左道,但是一出手用的内功根底却总是当初学的最完整最熟悉的那套。

评论(2)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