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死亡

状态不好的时候心态挺厌世的,如月光洒落在本身漆黑幽暗的山巅,如夕阳里随着天色变暗而色泽越发沉郁的红色宫墙。

有时自己面对自己时会一个声音呢喃着想死的字眼,有时也包括那些觉得羞涩到恨不得立马把自己埋进黄土的“想死”心情。

从初二时就在思考要不要死,怎么死,死了会有什么后果。高一下结束时真的曾思考哪里能买到氰化钾。当时放假前课间还和布熊说,我走了你别忘记我啊,她摆出可爱而豪爽的姿态说“放心吧!姐绝不忘朋友。”听罢,我笑了笑。

当然,那时的心情现在看来特别中二神经质。当然我也没有买到氰化钾。如果那时就吃了那玩意,一嘴苦杏仁味的走了,也就根本无法和素写交换日记,无法去给大冬天中午被班任罚饿肚子背课文的布熊送苹果,没可能抱萝莉妹纸,没可能收到喜欢的妹纸画的画,当然,根本就没机会没可能认识2。

幸好,没走。

当然咯,一死就是万事皆休。

有时自己心里无数次清楚地蹦出了各种轻轻一个小动作便可轻易而彻底毁掉自己甚至可能还会连带他人人生的可怕剧情,suicide or homicide。就像是一个坐在炸弹上的人,无数次拿起引爆开关,摩挲着上面的按钮,然后可能是因为懒,可能是思考了一些事,然后又继续平静地把它妥善放好。

人坐在窗台上时往往第六感或所有感官其实是极度敏感的,尤其是对自己或别人的杀气。

现在嘛,只想做到能够自立,孝敬父母给父母养老送终、把自己想去的地方都去过、想弹的曲子都弹会、想画的画都画出来、想拍的照片拍出来,好好的把想完成的事情都完成了,也就够了。

并不奢望活到多久。当都完成了,有一天没意思了,就可以走了吧?

感情?其实无数次觉得自己会注孤生的,也就渐渐不指望了。噢,尽管有时也会重复心理测试结果留给自己的话:你必须对自己自信起来,你要相信你值得被爱,你有足够的吸引力能把恋人留在身边,同时,你要相信世界上的的确确有真爱的存在,你有获得真爱的能力。

太熟悉的话听多了,容易变耳边风。

说8月23号出生的人,受到心理疾病的困扰时,建议应该赶紧去看心理医生。大概自己经常充当自己的心理医生?面对的不是优势,也不是弱点,而是最直接以及尽可能最真实的感受。很多年以前大概就养成了这样深夜自我对话的习惯。

有时也会跳脱出来一个人,说,暂且让我和你一起,看你能走多远吧。

评论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