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了一条极飘逸的白色长裙。

今年恐怕见不到你了,至少不太可能穿着它见你了。

穿着这条裙子时,突然不切实际地想如果早些年,五年前能遇到它穿上它就好了。

我穿着这条白色飘逸的长裙,然后和当年一样,清早来到教室遇到那天穿着纯白色衬衫的你。正巧清晨窗外白雾弥漫,坐在窗边的你那一瞬如在无人宁静处悄悄褪去凡尘的天使。

这样的我,和那样美的你,至少用最舒服的笑容说一声,早。

那样多美好。如果可以尽量努力和你一起美成一幅画。

睡前听一首多年前你传给我的歌,适合一个人听或晚上听的。晚安。

评论
热度(1)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