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可以按你意想不到的方式渐渐跑偏,但千万别无形中慢慢活成自己当初看不起的那种人。

国家线迟迟不出,uibe于是也没法随便出校线。
为了以防万一,开始看调剂,又是一批二本院校……
之前和父母也吐槽过,国外大学读研只要成绩不难看,该交的材料一交,有钱就有可能去念,而且多数院校排名水平到底还是在中国那帮一本二本院校前面的。就算是语言成绩,黎仔说她同学直接备了一万块,把雅思从5分一次次考试刷到了7分,考到最后都无所谓了……而国内大学,僧多粥少,就算粥不太好吃,怕被饿死,依然有人挤破头。
今天老爸说,要不咱们也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这种既拼努力同时又拼时运的事,你也未必一定能干得过他们,要不你也开始查查资料准备出去算了……

于是,想起了方鸿渐。
于是开始担心,自己的人生会不会一直这么高不成

至今仍满溢着的恋慕之情——hybrid child

君十:

(一)
月岛在今年成为了家主。
月岛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无言。这样的自己,真的可以吗。
“哼,犹犹豫豫的还真像月岛。”黑田狭促地笑了起来。
“黑田!”月岛一下子就怒了起来,“快给我去切腹!这是家主的命令!”
“好。好。”黑田把手捏上了月岛的脸颊。
“乖孩子。”一边用异常欠扁的哄小孩的语气,一边用粗糙的手指温柔地捏着月岛的脸。
好温柔。
平日里冷厉的黑瞳一下子就突然装满了柔情,里面满满的,都是自己。
突然就脸红了。月岛用力地拍下黑田的手,然后用力地给了黑田一个暴栗。
“我一定会做出来给你看的!去死吧黑田!”然后气呼呼地离开了。
濑谷轻笑着抿了一口茶。
拂动白云的风,苍蓝色的天空...

-

看一次哭一次的故事。

微笑静默互望:

青梅枯萎,竹马已老,我爱的每个人都像你。 那场战役,你并未胜利。 但你看,你赢的多么彻底。 我独哼恋曲,永远记得你。剩下的只有后悔与回忆,以及至今仍满溢的爱慕之情。 ----Hybrid child.

-

Guide To Iceland 冰岛旅行网:

本地人Anton摄于斯卡夫塔冰川

——————————————

Guide to Iceland官网中文版
Guide to Iceland微博:@GuidetoIceland冰岛旅行向导
如果你需要策划冰岛旅行,可以发邮件到我们的中文客服:bingdao@guidetoiceland.is
QQ: 3197015612


做梦又梦见了在UIBE上课,明明自己连里面具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上一次梦见去那里,还是前一天晚上听学长讲了学校里学霸大神一个个是有多牛x、因为橄榄球场网球场游泳馆等等各种设施资源诱惑太多,所以校长在开学典礼勉励大家要克服诱惑、好好学习……
这真是做梦都想去了,平时悠哉的一副啥都不算事的样子,这一醒来焦虑了……啊啊啊求进复试求上线求复试通过让我过了吧T_T

-

鲜活日本:

日本奈良葛木神社。在作为大阪府与奈良县交界地的金刚山上(标高1125米)有起源于山岳信仰的葛木神社和转法轮寺。此为葛木神社的阶梯。

-

讲真,自己看人的直觉就算不准但也不算太差。有的人自己真的是不想说话…因为三观不一致啊,我都没要求你理解我,你也就别拿你那套观点来教育我好吗…有的人说实话在自己看来只能叫认识的人,更不想欠人家人情。然而,这种心态又很可能将来哪天被人倒打一耙:“我这么热心为你张罗为你想,结果你对我这么冷淡,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要不是我们是xx这层关系谁管你啊”云云……
可是记得自己明明从一开始也没打算麻烦别人要求别人什么吧……
心累,想静静……去怒刷几篇听力好了……

我明明也想努力当一个温柔的人啊

自己特别凶的那一面,大概是小学养成的。而且是只对男的特别凶,甚至可能就算自己打架打不过对方、被揍的很惨也依然不服输那种。印象里在小学和男生同桌打架吵架的次数还不少。有人说小学男生对一个女生感兴趣才会不停聊骚她、甚至欺负她。可惜自己眼里只有欺负和不欺负之分,你个臭小子明明就是手欠嘴贱、想欺负人显你厉害吧。面对男性的没事找事,自己从来就不是只会尖叫的软妹纸。(事实证明当年这样的软妹子都找着对象、男朋友都换好几个了。。。)

对女性,最坏情况可以瞧不起或者嫌恶一个人,但越长大越难以有兴趣和力气和对方发脾气。当然,也有可能因为女生光是吵架就能哭了,根本上升不到动手的级别。

越长大,对人的防备心就越重...

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网上,我不怕碰见熟人,最怕碰见那种只打过一两次交道、之后许久都并无联系的那种半熟不熟的人。

无路可回

也就能容一人走过的狭窄走廊,墙也贴满了带着古典花纹的深红色壁纸。走廊尽头是一个从别墅中延伸出的小阳台,晴天下午站在阳台远眺,可见岛上森林,可见波涛汹涌的蓝色大海。

而走廊的另一头,有一个用来放各种摆件装饰的柜子。放着的装饰,不是花瓶雕刻,而是中国古代士兵在战场上打仗用的连弩。看来这家主人还是个口味颇杂的收藏癖,连这东西都用支架立起来当装饰。

此刻天还有留一半晴朗,而另一边的天空,随着海风袭来的乌云,颜色的就像磨掉外漆的钢铁,最浓黑的地方已然有些发紫。

凉风吹的中年人感到有些不适。看来要下雨了,那就回屋吧。他这样想着,转身准备往回走。

他无意间抬头看到,走廊对面原本立着的连弩,不知

1 2 3 4 5 6 7 8

© Sakura的Penelope | Powered by LOFTER